关于老夫

    九十九度九十九度 [ BinaryJP.com ]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所以减一度。

    2006年创建于百度空间,本意是借几K空间,随想随写,记录生活的点滴,待古稀之年儿孙满堂,坐轮椅乘凉于树下,回首过往,不禁嗟叹:老夫此生足矣!后因百度诸多限制,心中所感不得尽数而发,自建小站于他处,仍叫九十九度。

联系老夫

扫一扫

    手机访问

无悔的青春

九十九度差不多和我一起消失了将近40天的时间。在太原以现在的天气,40天足够让任何食物长了毛,毛上再长蘑菇,蘑菇上再长毛。用考驾照的名义给自己放了一个大假,也算是工作4年来的一次补偿,工作永远在我心中不是第一位的,如果一定要排名的话,大致相当于老钱在李博的最重要top50的排名。现在驾照基本上已经握在我手里了,虽然我理科只有93,桩考了两次,内路侧位停车考了两次,咋啦,两次咋啦?两次的驾照就和一次的色儿不一样?我靠。想想这几十天在驾校练车的日子,想想被李博嘲笑我是练车场上技术最瓦的,想想最后3天我迅速成长为练车场上水平最高的而让很多教练和他们的学员刮目相看,再看看两条已经晒的像煎糊了的鸡蛋一样颜色的胳膊,这一切都已将不重要了,等考完外路,我就可以合法开车撞人了,真他妈的爽。

谁也不会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写东西,张亮已经催了无数遍让我写东西,估计催的他自己都长毛了,我也算是给他狗儿的一个惊喜。有些人看了这个题目,心里一定会咯噔一声,不住的心里叨念:这只是个巧合,这只是个巧合,那颗随着前面废话慢慢趋于平静的心又渐渐的跳了起来,有一条著名的墨菲法则说,怕啥来啥,没错这不是巧合,正是我看完了七千七百多字的8篇《无悔的青春》和622篇博文之后,我才决定去更新我这个长了蘑菇的博客。

事情要从昨天说起,生家—清徐—我家—生家(忘带钥匙),这已经成了一条固定的路线和规律,昨天生又一如既往的下榻到了我家,然后一起去了超市买了一个装米的箱子和便宜虾回来,搞出一顿丰盛的晚餐来,这几十天休息的最大收获就是我的厨艺得到了很大的长进。酒足饭饱之后我很不争气的睡着了,以至于菜也没有收,让张亮这个B偷了11个荔枝,估计这比现在还在偷着乐了。

早晨起来以后,生接到短信说,公务员成绩出来了,飞快打开电脑查询,就在这个万分紧要的时候我家的宽带就像张亮一样掉了链子,怎么也上不去,无奈生只能到楼下网吧去查,但是这个小小的不愉快并不能影响生以总成绩第二的姿态昂首挺胸走进33人的面试队伍,我坚信这十一个公务员的名额已经有一个像我的驾照一样牢牢的捏在了生的手里,一件可喜可贺的大喜事,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中午扫荡了昨晚的残羹剩饭之后电信的过来给换了个猫,宽带终于好了,第一件事情就是收了我那所剩无几的菜。在生打电话的空档里,我在google了小搜了一下(应某热心读者要求,此处作者删去200字),(再次应某热心读者的有求,此处作者删去很多字,真的很多

现在烟抽多了已经出现了和酒喝多一样的症状,后脑勺会疼。依稀记得上生物的时候学过那个地方是脑干是维持基本生命活动的低等神经器官,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已经到了不戒烟就会死的地步?说实话我真的想戒烟,可是我戒不了,真的戒不了。

第三次应某热心读者的要求,此处作者删去一小段,这个热心读者还真他妈的麻烦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九十九度

本文链接地址: 无悔的青春


3 位大侠已经拍砖

    zhaotroy |1F
    2009年07月2日 10:33

    贾Sir 欢迎归来!

    回复

    fly |2F
    2009年07月7日 10:01

    删不删哇

    回复

    binaryjp |3F
    2010年12月20日 12:35

    可惜了 当时删之前应该自己留一份 现在就能补发出来了 nnd

    回复

我来拍砖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