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老夫

    九十九度九十九度 [ BinaryJP.com ]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所以减一度。

    2006年创建于百度空间,本意是借几K空间,随想随写,记录生活的点滴,待古稀之年儿孙满堂,坐轮椅乘凉于树下,回首过往,不禁嗟叹:老夫此生足矣!后因百度诸多限制,心中所感不得尽数而发,自建小站于他处,仍叫九十九度。

联系老夫

扫一扫

    手机访问

不见利,才忘义

记得以前听过这么一个故事,说春秋的时候很乱,动不动就打仗,很多地方都有强盗抢劫来往路人或者商人的财物,有的还绑架勒索赎金,杀人很麻烦还得找地方埋了,找不到地方放几天就臭了,不如换赎金划算。有一个国家叫鲁国,大概在今天山东南部江苏河南安徽一代,据说这个国家是姬姓诸侯的封地,就是说鲁国的国君是周天子的直系亲属。周朝天子一共封了大概七十多个诸侯,其中有四十多个都姓姬,天子想的很好啊,万一有天我出啥事,我的这些亲戚们能带着兵来援助我,不得不说,周天子想多了, 后来三家分晋,田氏代姜到了战国的时候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姬姓诸侯了,所以到了汉朝刘邦吸取了这个教训,建国的时候让他的那些一起打天下的老哥们杀白马盟誓,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诛之,就是不是姓刘的当了王子,全天下的人都要起来杀掉他,这就比周天子高明多了,即使这样周天子也比日本天皇强,据说日本也有几千年的历史,他们的天皇好像一直都是一家,就是所谓天照大神的后代,天皇也封诸侯,它们的诸侯叫大名,好像我记得日本天皇封大名的时候,只有几个是自己家亲戚,绝大部分都是以前的大将什么的,这不是缺心眼儿么,等着人家来推翻你。所以日本历史上天皇基本上都没啥权利,就是个空架子,权利都在那些大名手里,什么尼子呀真田呀武田呀德川呀,详见《信长之野望》。

 

说了这么多其实和今天要讲的故事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不好意思啊。还是接着说刚刚鲁国,鲁国有名人啊,孔子就是鲁国的,孔子的护照上国籍一栏,写的就是鲁,我后面还会说道孔子的。鲁国的国君是个不错的人,他和鲁国里那些经常去别的国家做生意的人说,如果你们在外国看到有鲁国的同胞被绑架,要赎金你们就先垫上,把人救回来,然后国家会偿还你们垫付的赎金,当然我觉得最重要的应该是这些商队首先不被绑架了。有这样的国家政策,做好事不花钱,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就有很多鲁国被绑架的人都获救回来,那会儿的人可能也单纯,就没有想过俩人合伙骗国家的钱,谎称被绑架, 要是放在当下。。。哼哼。孔子有个徒弟叫颜回,这个人很有名气,而且是大商人,很有钱。放到今天估计就是上市公司老板了,颜回的商队在外面也救人,救回来之后呢不和国家要钱,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不差钱。然后颜回就把这些事情告诉孔子了,满以为老师会夸奖你是个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blablabla,结果孔子非常生气,你这个傻逼,你这种举动会把鲁国人都害了。孔子说,以前商人在外面救人国家出赎金,大家都没有损失,商人还落下个好市民的称号,但是你现在救人不要国家的钱,无形之中拔高了“义”标准:救人不要钱,那么救人还要国家的钱,就是不义了。大部分人都没有你颜回有钱,他们救了人要国家的钱就会被人戳脊梁骨,你看人家颜回就不要国家的钱,你们有啥脸要?如果不要钱他们又垫付不起,那只能看到同胞不去救了,反正我说也没人知道。慢慢的就不会有人对落难的同胞识而不见,就会有更多的人遇害,你说你是颜回是不是个傻逼。颜回恍然大悟,哦,我还真是。

 

不得不说孔老头相当有两把刷子,对他的学生也可谓是因材施教。像孔子的名言,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别人对你不好,你还要对他们好,那你该怎样对待那些对你好的人?对你不好就应该往死里揍丫的,这才是相处之道。只不过出于某种需要,这句话被后人歪曲了,只留了半句。当然这些也和我今天讲的故事没啥关系。

 

为啥会长篇大论的讲孔子和颜回的故事,一方面的原因是我欠张亮一个大波,而真正让我有感触的是一下这篇长微博:我是传送门

我觉得微博里这个母亲的教育方式并没有什么过错,可以说是合情合理的,我付出劳动我索取报酬,这是无可厚非可以说是全世界甚至全宇宙通用的法则。拾金不昧固然是美德,但是美德这种精神力量并不能可持续发展。比如我在公交车上让个座,然后老头或老太太坐下一句话不说,我心里就会很不爽,以后可能就再也不让座了。这种观点虽然偏激,但是并不是不会发生。所以要想让某种东西持续发展下去,精神的力量是不足以支撑的,物质才是,我可以不是一个好人,但是我必须要吃饭。能力之内做些善举,获得一部分合理的酬谢,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会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行列里。但是不得不说,现在这个世界里大部分都是像评论里的这些伪君子,嘴上大谈美德沦丧,夜里偷看有码毛片,美德不是装的,孙子才是!“你美德”和“你妹的”差不了多少。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九十九度

本文链接地址: 不见利,才忘义


9 位大侠已经拍砖

    fly |1F
    2014年07月16日 11:02

    颜回的故事对现在医院为什么不能先给病人垫付医药费是一样的道理。深刻!

    回复

    fly |2F
    2014年07月16日 11:19

    但是你第二个故事和第一个故事不一样,结论不对!首先你捡别人钱包并不属于劳动。劳动需要社会共同承认,你付出了努力,给社会创造物质或其他意义上的财富,第一个例子之所以大家能接受,是因为游客为赎回同胞,一定会付出极大努力以及金钱投入,同时给社会创造隐形价值,这和警察的社会价值类似,同理医生不给病人垫医药费也是如此,因为医生创造了价值。
    而你捡钱包,没有创造任何价值,只是因为你运气好,站在了别人钱包那里,所以你弯腰捡钱包的行为必然不会值得别人承认,进而给你酬劳。所以你索要酬劳的行为只能等同于勒索。因为别人如果不给你酬劳,他负担不起你愤而把他钱包再扔到垃圾箱的巨大成本,所以只能嘴里说感谢,心里骂你,还要给你。如果有这么一个侠客,他明码标价,谁丢了钱包,我都有办法给他找回来,但是我索要百分之多少的佣金,这样一来,此人就是创造了别人承认的社会财富,他才应该被尊重和承认以及获得酬劳,这才是经济和道德层面都能被认同的例子。

    回复

    fly |3F
    2014年07月16日 11:21

    所以第二个例子,不是善举,是巨大的恶举!

    回复

    binaryjp |4F
    2014年07月16日 12:10

    这个小孩虽然没有创造价值,但他减少了损失,是一种变相的创造价值。如果他不还给失主,那失主就要补证件等,既浪费时间又消耗社会资源,小孩的行为避免了这些发生,所以他获得酬劳是合理的。要注意这个小孩没有私吞钱包里的钱,而是主动联系施主;我想通过这个事件这个孩子以后捡到东西仍然回联系失主而不是私吞或者丢弃,这是一种等价交换,只有这样,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捡到东西归还给失主,几百块钱和补证件孰重孰轻我觉得每个人都能想明白。我向往那种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社会,但是,不可能。你说的那个大侠的例子在现实社会中就有很好的映射,就比如你张工,硬盘里装的全是图纸,然后你因为下毛片把硬盘弄坏了,这时候有人跟你说他能给你弄好,但是你要花几百块钱,你愿不愿意?他也没有创造价值呀,但是他避免了你的损失,这对你们双方都是有好处的。你可能会说修硬盘的有技术含量,有付出劳动,捡钱包没有,但是他们的结果是一样的都是避免损失。如果你的硬盘不是坏了,而是丢了,你又愿不愿意花钱把他弄回来?这和绑架不一样,不是主动去作恶。所以这个事件虽然不合情,但是合理。

    回复

    binaryjp |5F
    2014年07月16日 12:17

    而且你要注意到这个故事立说了,这个家庭的条件并不好,之所以要自行车是小孩一直的心愿,家庭不好的小孩捡到钱包都没有私吞,而是去联系失主交换失物,索要部分赎金,这个赎金还是失主完全能够承担,我觉得就没问题,有偿的善举相对无偿的善举更能持久,更能推广下去,只有当社会发展到物质相对比较丰富的时候,才有可能路不拾遗,你比如我现在捡个里面有20快钱的钱包,肯定不会眯而是还给失主,因为为了20不值当,我也不缺这20。不过,也不好说。

    回复

    fly |6F
    2014年07月16日 15:44

    你这种思想很危险啊!赤裸裸的要挟和勒索千万不敢说成是有偿善举!分明就是主动去作恶!虽然恶小,但是性质一样,善举和恶举可以用一个标准来衡量,就是你不强迫别人,别人在有选择的情况下还心甘情愿接受!如果你先给别人制造障碍,然后以此为筹码,这叫坐山吃山。这就没有给别人选择的权利!所以不能拿都是避免损失来含糊过去。
    至于你又捡了二十块钱,我理解为银行多给你印的,不是别人的,不会把你定义为恶小而为之。

    回复

    fly |7F
    2014年07月16日 16:22

    应该说仓廪实而知礼节,对很多人是永远掰扯不清这些事的。所以法律有规定,你可以索取,但是仅限于你真实损失的部分,比如你真的损失了管理费和误工费。这可以理解为法律对大多数人的一种妥协,有些事不做出惩罚,并不等于值得鼓励。

    回复

    binaryjp |8F
    2014年07月16日 16:27

    你这说的不对,丢钱包是失主主观上造成并不是这个捡钱包的小孩,如果说小孩偷了失主的钱包再索要钱财,这才是勒索;你想如果这次失主态度强硬:我就不给或者报警之类的,他最后肯定也能拿回钱包,可是这个小孩下次捡到钱包会怎么处理?一定是拿了钱扔了钱包,这对这个孩子的人生观造成的影响更坏,而且最后买了300快钱的车子,是双方商量过的,失主也能接受,不能叫勒索。我不是为这种行为歌功颂德,可是在眼下这个社会只有这样,这些有偿的善举才能持续下去,才能减少更多人的损失,和颜回的故事是一样,只有国家出赎金,才会有商人去救赎同胞,倘若说救人是你应尽的责任和义务,顶多给你荣誉市民,那就不会有人去救同胞了。还是那就话,不合情但合理。这个小孩的做法即使不算是善举也绝对谈不上是恶,顶多是个中性,各取所需。

    回复

    binaryjp |9F
    2014年07月16日 16:32

    你后面说的这个很对,仓禀实而知礼节,没想到你也能说出这么深刻的话,我写上一个的时候还没有看见,正因为现在的生活水品需要这种有偿,才会存在这种现象。等物质极度丰富的时候这种现象就会自然消失,就像盗版一样,咱们以前是看不起正版电影买不起正版游戏所以才用盗版,现在买得起了我的很多游戏都是正版的,很多电影也是在电影院看的,我也知道看盗版不对,但以前没办法。不过不好说,对你来说也不一定。

    回复

我来拍砖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