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老夫

    九十九度九十九度 [ BinaryJP.com ]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所以减一度。

    2006年创建于百度空间,本意是借几K空间,随想随写,记录生活的点滴,待古稀之年儿孙满堂,坐轮椅乘凉于树下,回首过往,不禁嗟叹:老夫此生足矣!后因百度诸多限制,心中所感不得尽数而发,自建小站于他处,仍叫九十九度。

联系老夫

扫一扫

    手机访问

老赵

         老赵比我大9岁,认识的11年里4年是老师,四年是领导。老赵是我的大学老师,也是唯一一个离开学校还经常保持正常联系的老师。老赵两口子对我还是相当不错的,上学的时候很照顾,上班的时候也很照顾。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就是老赵介绍的,那时候老赵也是我的顶头上司。虽然那是最辛苦的一段日子,但是并不影响它是我到目前为止最喜欢的一份工作。还有半只脚在学校里的我,第一次上班,第一次按月挣钱,第一次用好奇而略带不服的眼光看这个识而不见的社会。那时候就像海绵一样疯狂的吸收身边一切可以吸收的东西,现在的手艺大多来自那个时候,吃得饱睡的(得)香,那种心里沉甸甸的感觉非常踏实。

 

         如果非要让我用一个词形容我和老赵的关系,我觉得会比较困难,可能博弈是最贴近意思的。实际上我好(和)老赵的共同点并不多,属于基本上完全不同的两种人,最起码在专业上我不觉得他教我多少。或者说在专业上我眼睛能看到的活人里我不觉得哪个比我强,以前是现在也是,要是我一直不挪窝估计以后也是。有次貌似是做网线吧,我做一头老赵做另一头,做完之后一测不通!我当时没说没问拿起老赵做的那头一剪子就剪掉了,他当时很不服气,你凭啥就觉得我做的有问题?我也没解释把他那头拿起来又做了一遍,再测,OK!这时候我才和老赵说,我并不知道你做的有没有问题,我只知道我做的肯定没有问题。那种目中无人的自信,到现在都是我很怀念的东西。两人的不同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在工作上的分歧越来越大,老赵是完美主义信奉细节决定成败,我是现实主义,你让我做什么我给你满意的结果就ok了,至于过程不需要插手也不需要知道。我需要相对独立的空间和相对独立的权利。从现在看基本上老赵要得(的)东西我最后都能给他满意的结果,唯独一样不行。老赵总觉得我身上毛病太多,想通过外力改变我的很多习惯观点和方法,不过最终他还是放弃,每一个这样想的人最终基本上都放弃了,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想而知这样的两个人天天在一起共事会有多少磕磕碰碰的机会,基本上我也是惟一一个敢和老赵磕磕碰碰的人,由于一种特殊的私人关系导致其他员工不敢做的事情我都敢做,只要我觉得不爽。同样很多方面我也不认可老赵,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改变他,那既不是我的权利又不是我的义务。老赵当时两份工作,一边是学校教书一边是培训机构做经理人。他是那种事必躬亲的人,公司上下所有的所有全要操心,这个花盆位置不对,昨晚某个饮水机每(没)关。每周老赵总有两三个半天要回学校教书,下课之后还要赶回公司处理事情,等他一回来基本上他的办公室就要排起长队,所有的人从员工到部门的负责人都要去请示,一直到很晚。而我要是经常不在一走好几天,我的部门一点问题都没有,这也是我相当自豪的事情。老赵基本上每天都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以至于他老婆我叫嫂子半开玩笑的说,我每天见老赵的时间都比她多。我也经常和老赵聊天说,你知道诸葛亮是咋死的么?他说,知道,累死的。

 

        直到09年那个低谷的时候,实在是心思已经不在工作上了,所以辞职离开第二家公司,实际上在那之前的半年里我基本大量的时间都在请假,即使上班也是人在心不在,根本没有心思工作,老赵也知道我的事情,没说啥只要人在就工资照发,到后来是我实在不愿意这么混下去,才主动提出辞职。在我走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做主要工作之一就是面试招聘,找接我班的人,不要脸的说就是传衣钵,把我会的东西和我一手建立的这一套东西传下去,然后我就可以放心的走了,那是(时)我已经决定要辞职了,虽然原因不大一样,于公是对企业负责, 于私是给老赵一个交代。大半年的时间里我面试了上百号人都没有一个让我满意的,而且我觉得我的要求不高,只要略有基础脑子活范学得快就可以了,就这样也没发现合适的,后来机缘巧合收了一个叫小赵的孩子,我是比较喜欢的最起码在业务上能满足我的要求,而且这个孩子特别像我年轻的时候。这并不是什么好事,那个待人接物那个脾气啊实在是太难以忍受。我也不断的教育他应该怎么处理这个电脑以外的事情,不过我觉得他是不听的,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别人说我,我也不听。这个地方主要体现我和老赵在用人方面的巨大不同,我首先考查的是能力,只要能力可以而且品质不要太坏,有些小个性可以接受;老赵用人先考查听话,也就是所谓的执行力,然后是人品最后是能力,也许是从我身上得出的经验——刺头太难管理,再有本事也不用。我大概在几个月的时间里把我能教的全教给了小赵,小伙子也学的很快。在我走之前,一次和老赵吃饭,我对他说,小赵这个孩子技术不错,就是太个性不太好管理,言下之意希望能像对我一样对他,否则会留不住。老赵当时还很自信的说,不会有事的。结果我走以后,据说是让一个很听话但是技术差的一塌糊涂的小伙子去管小赵,这不是斗气么,没几天小赵就走了。后来我见过老子(赵)新公司的相当于原来我的位置的人,叫小马,照我说就是榆木脑袋完全不开窍,所以每次小马打电话问我事情的时候,我都巨不舒服,他连他要问啥都不说不清楚,还得我问你是不是想说xxxx,这种人就是再听话能产生多少价值了?

 

         最近这两三年做了很多老赵以前做的事情,才觉得原来山顶的风是比山腰的大,经常我也成了高新区写字楼里最后一个走的人,总是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做,一件事情没做完可能就会出来另一件优先级更高的事情去做,很难全心全意的去处理好一件事情,ps:这个东西在计算机里术语叫中断!有时候想想是不是我以前考虑问题太简单了,或者因为处的位置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也不一样。特别是最近要两头跑,完全不同的两个环境,完全不同的两种事物,然(让)我才真的觉得一心二用太难了,不由的想起老赵以前一心二用的时候,很多事情还是处理的不错的,确实有两把刷子。恨不得能有鸣人的多重影分身之术,各做一头。和老赵另外不一样的一点是,他能把接近与(于)100%的时间和精力放到工作上,我不能,我工作和生活分得特别清楚,工作就是工作,生活就是生活,互不交叉互不侵犯,电话QQ邮箱都是两套互不共用。在我看来工作就是提高生活质量的工具而已,如果因为工作而影响了生活那就是本末倒置,工作也就失去了它应有的意义。

 

         两个人,两种观念,两条轨迹,两种结局,谁对谁错?还是殊途同归。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九十九度

本文链接地址: 老赵


7 位大侠已经拍砖

    fly |1F
    2012年02月15日 08:46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什么,但是貌似很NB的样子!

    回复

    binaryjp |2F
    2012年02月15日 10:34

    感叹一下现状而已

    回复

    peppn |3F
    2012年02月17日 17:28

    @ fly
    确实很牛逼。
    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

    回复

    peppn |4F
    2012年02月17日 17:29

    @ binaryjp
    我特想看你首页2012年代表性照片是个啥?!不会是给先生当伴郎哇?!

    回复

    binaryjp |5F
    2012年02月17日 20:19

    我也在想这个事情了,我本来想放新春杯的来,后来想想去年已经放过新春杯了,就再等等

    回复

    匿名 |6F
    2012年02月21日 11:02

    看了感慨好多啊
    你再忙再累,再分身乏术都知道自己是把工作和生活分开的,工作只是提高生活质量的工具。而赵即使累病累倒了还是会把他的事业要放第一位的,几乎百分之百的时间投入足以说明了。我们没有办法真正体会….因为内心需要根本不同啊。

    回复

    kappa |7F
    2012年03月2日 14:30

    难得主人公我都认识的。。。只是感慨时间太快,你也是奔四的人了哇哈哈。

    回复

我来拍砖

(以便回访)